《所爱无畏山海-金作风》创作故事 厦门贰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2022-06-02 06:35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3949

《城市与你》

作词:谢路明

作曲:谢路明

演唱:谢路明

出品:厦门贰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

眼前的路百转千回,长长的台阶看不到尽头。梁幽擦了擦脖子上的汗,蹲在地上呼呼喘气。重庆这个山城的夏天,总是那么的燥热,让人心生烦躁。

以前从来没觉得回家的路这么漫长。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段路难走了呢?答案在内心叫嚣着,却被她无情压下。她用力晃晃脑袋,叹了口气,继续前行。

她和陆泽分手三个月了。

以前都是陆泽下班了,在车站等她,等她一起回家。那时候她从未觉得这条路这么长,也从未觉得重庆的夏天有这么难以忍受。等她的时候,陆泽会去两百米外的小摊一条街上买吃的,重庆小面、烤串、关东煮……在她下车的时候,她就能看到微笑的陆泽,闻到食物的香味。这是她在这个燥热又不安的城市里,唯一的安心。

可是生气的是她,闹别扭的是她,最后提分手的也是她。她不是第一次跟陆泽分手,大学的时候,她和陆泽是同班同学,整个班的同学,熟悉的不熟悉的,都知道她和陆泽分分合合。上周的课两个人还你侬我侬,下课的时候陆泽还背着她踏过积水的小路,下周两个人又一个坐第一排一个坐最后一排,颇有一种此生不想再见的感觉。

可是梁幽心知,每次把他推开的都是自己。有时候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,有时候又是因为她觉得陆泽不思进取。陆泽似乎从来不考虑自己的未来,他会去努力挣钱,做多份的兼职,就为了给她买一份力所能及的最贵的情人节礼物。但是他却不在意自己的毕业论文,不在意自己毕业后签了什么公司、是否拿到学位证。他会想帮梁幽写毕业论文,但是却对自己的毕业论文不管不顾。在所有事情里,他好像总是把与梁幽有关的事情放在第一位,然而他自己的事情,却好像无关紧要。

她总是让他不要总把重心放在她身上。她说,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,都有自己的未来,首先要对自己负责,其次才是对女朋友负责。他口中应着好,却没有听进去。这也是这次吵架的原因吧,梁幽叹了口气。

她不知道她和陆泽谁更像小孩一点。她似乎从未有自理能力,她记不得自己的身份证号,出门从来不认路,也不会用导航,她总需要来自陆泽的照顾。陆泽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她,但是陆泽总是太不在意自己了——他看待自己,更像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,他不在意自己的未来,只在意她一个人,他总是没有明确的打算,在人生的轨迹上,好像一直是梁幽走在前,而他却亦步亦趋,只要她往一个方向一直走,陆泽就会坚定不移地跟着她,哪怕前方是万丈悬崖。

夜色已至。

梁幽找人打听到了陆泽新的租房地址。她不太认路,本来很早出的门,结果一路弯弯绕绕,不知不觉夜色已深。光怪陆离的城市里,她一路问路过去,也迷路了好几次,前路好像没有尽头,但是她也不觉得疲惫。终于,她看到一栋有些陈旧的老楼。楼的外墙已经斑驳脱落,楼道里黑黑的,没有声控灯,她的心怦怦直跳,一路快步爬到了三楼。三楼的门是陈旧的铁门,忽地楼上“哐”的一声响起,把她吓了一跳,大叫了一声。

忽地黑暗的楼道透出一道光,门开了。

陆泽头发蓬乱,胡子拉碴,从门内钻出来的,不仅仅是刺眼的白光,还有酒气——满身的酒气。她和陆泽都喜欢喝酒,可是从不酗酒。这次,她确定陆泽是酗酒了。

陆泽愣在原地,手却不自觉地给她开了门。他看见梁幽脸上的表情由恐惧转为愤怒,她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,看着满地凌乱的酒瓶,陆泽听到了梁幽的质问声:“你就是这么糟蹋自己的?”

他很想笑,不是自嘲的笑,不是讽刺的笑,是发自内心的,他觉得很温暖。每一次他感


责任编辑:李编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吃瓜娱乐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